• 万博maxbextx注册动态
  • 最新资讯
  • 营销策略
  • 广告前沿
  • 品牌战略
  • 合作客户
  • 合作客户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方式
  • 最新资讯
  • 营销策略
  • 广告前沿
  • 品牌战略
  • 亲历|“盲盒第一股”上市破1000亿 为什么玩家吃土赔钱都要买?
    发布时间:2020-12-12 | 来源:

    站在“盲盒”的风口,泡泡玛特飞上了天。

    12月11日,泡泡玛特迎来了“敲钟之日”,开盘便大涨100.2%,总市值达到1065亿港元。“飞黄腾达”的股价背后,泡泡玛特2020年上半年营收8.1亿元,净利润1.4亿元;双十一天猫万博maxbextx注册店销售额1.42亿元;三年间盈利激增300倍……

    对于潮玩圈之外的人而言,这一连串数字令人咋舌,他们无法理解,一个卖玩具的公司,如何在短短几年时间圈钱无数,几个塑料小人,又何以撑起千亿市值?

    五位潮玩玩家分享了他们收藏玩具、购买盲盒的经历和故事,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盲盒为何吸引了大把年轻人,玩家又为何甘愿大量砸钱做“韭菜”,进而窥探泡泡玛特的“圈钱”路径。

    口述人:小强,90后,奢侈品从业者

    玩潮玩其实玩的是圈子、是艺术品 月流水最多时能上百万

    我不算很元老的玩家,从2017年开始接触到现在家里的收藏有四五百件,其中主要是以be@rbrick和kaws为主。三年时间说长不长,但是我经验或许比同期的朋友更丰富一些,我算半个玩家和半个中间商吧。

    我对盲盒接触较少,主流部分还是潮玩,盲盒的人群和高端圈差距还是挺不同的,盲盒的主要定位人群是上班族和学生,他的艺术设计和实际价值让一些高端的玩家甚少会去接触。我对潮玩是有一种感情的,因为我们玩的不仅仅是一种收藏,还有它的附属价值;我们不会仅仅因为某个藏品仅是限定款就纯变成了钱物交易,我们会一同探讨这个物品背后的设计感,IP的故事性;是在收集中经历的过程、遇到的同好之人那种找到归属的兴奋。

    你说我们还是在玩一种潮玩吗?其实我们玩的已经是一种圈子、一种艺术品。

    从入坑到现在,我没有认真计算过到底在这个爱好和收藏上花了多少钱,大概来看每个月流水最多的时候可能有上百万,一年上千万也是有可能的,但是流水都是比较虚无的,只说利润的话,这么久增值差不多有几十万左右吧。

    大家都说这是一个割韭菜的游戏,但是这本来就是一个小众的圈子,如果你要进来,为了爱好去花钱和消费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。那些所谓的炒作,其实当你真正进入圈子,肯定会走上买卖交易(倒卖)这条路的,因为有些藏品并不是自身最喜欢的、或者得到了某个限定款,如果有利润空间的话大概率会出掉,这样就会形成一个交易圈。

    有一次,一个退坑的圈友找到我,希望我可以接手他的退坑品,并给我报了整体的价格:23万,经过交流之后最后以8折的价格成交。但是在我认知中,这些物品的价格其实在市场上可以拥有更高的价值,我花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将这些物品通过各种渠道进行了转手,在本钱已经回归的情况下还剩下几件稀有品,我便留着自己收藏了。

    单就这几件潮玩的价值就已经达到10万块钱,相当于我只花了一周的时间转手就挣到了10万元。不过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,不仅需要对市场有充分了解,懂得每家货品价值,还需要拥有出手和收购的渠道。潮玩的基础价格和理解门槛就已经这么高,你觉得这和盲盒还在一个层面吗?

    我觉得盲盒的炒作空间不大,因为盲盒的价值起点太低,几十块钱的起售价,最多也就可能被炒到一两千,利润空间百分比看起来挺可观,但是它的利润值不大。我认识的一些玩盲盒的玩家,他们更喜欢“端盲盒”:一套盲盒有24个,他们会直接购买多套盲盒,仅为了能开出那个隐藏款。如果能够开出隐藏款,那么一个隐藏款的价值基本相当于一整套80%,接下来再把剩下重复的便宜或者原价卖出,这样就可以回本了。

    盲盒确实拥有赌和博弈的性质,但这也已经是部分玩家的一种精神寄托。大部分人还是路过的时候买几个,看看自己运气怎么样,能不能中一个隐藏,那样就是和玩刮刮彩一样的感觉了。

    泡泡玛特未来还是挺不错的,它针对的人群主要是白领和学生,这个人群基数在中国占的比例很大,对入门潮玩来说门槛比较低,未来的升值空间应该不小。其次,背后设计师、艺术家也代表着盲盒另一方面的价值,泡泡玛特之所以成为顶流的中国潮玩,正是因为他签的艺术家是首位获得欧洲绘本大赛冠军的华人得主:龙家升。如果泡泡玛特想把盲盒做好,我觉得最终的导向还是那些在背后付出的艺术家们。

    口述人:大牌小欣,80后,全职妈妈、自媒体撰稿人

    3年花费约30-40万 普通盲盒二手生意只会亏钱不会赚钱!

    从2017年开始玩泡泡玛特盲盒,那会儿刚生完孩子,逛街遛娃时看到颐堤港新店即将开业,看到广告牌是molly生肖,觉得很好看,等实体店开业以后就随便买了几个“星座系列”,回家拆开看是自己的星座(处女座),就很开心,体会到了拆盒的乐趣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 我从小就挺喜欢收藏的,一直在买一些玩具,没有固定的品牌,以前肯德基、麦当劳、乐高出了新款就会去收集,但没有泡泡玛特买得那么疯狂。从2017年开始至今,我的花费总共约有30-40万,一共有大概一两千只“娃娃”,虽然目前已经进入冷静期了,但在2018年期间买得很猛,处女座有点强迫症,会希望能集齐整盒,甚至想要隐藏款。

    虽然我的花费不算太多,但因为生孩子后没有收入,我还是依靠着自己以前的存款、自媒体撰稿来覆盖我的潮玩消费,不太建议年龄小的玩家,通过“花呗”等借款平台来承担自己的爱好。

    我不觉得买盲盒就是“割韭菜”,如果这么想,生活中会减少很多乐趣!我觉得泡泡玛特作为商家,一定是要赚钱的,如果玩家喜欢,在自己经济能力范围去购买就可以,没有收入的学生需要冷静!

    目前我们家专门腾出了一个房间安放这些“塑料娃娃”,所以我觉得玩盲盒的收藏者,不仅需要考虑买娃娃的费用,还需要资金买防尘盒,也需要家里有一定的空间。

    说到二手炒作,我觉得买潮玩只是因为自己开心,没有考虑太多炒作因素。我也不会去专门收集特殊款,我只买不卖。对我来说,有重复款了,去找“娃友”交换也是一种别样的乐趣。近两年换娃的用户变少了,我就直接送给朋友了。2020年以来,我抽盲盒的数量大幅减少,只有看到喜欢的才会去二手平台收,普通确认款均价只需要30-50元(原价59-69元)。

    我觉得,二手卖娃这个生意,只会亏钱,不会赚钱,并没有可盈利的空间!

    关于泡泡玛特上市,我觉得国内的潮玩市场还是很大的。盲盒这个市场,很多公司(包括1983、九木杂物社、miniso等)都在入局,虽然已经没有前两年那么火了,“娃娃”的二手价格被压得很低。对资深老玩家来说,我们的重心已经发生转移,我现在更多会对潮玩展上的限定大娃感兴趣,我觉得泡泡玛特需要往周边延伸与潮玩相关的产业链,利润空间还很大。

    1000.webp.jpg

    口述人:熙熙,85后,母婴用品公司大区经理

    倒卖潮玩最多时候价格翻了8倍 2019年收入72万净利超10%

    我是2015年开始接触潮玩的,一开始是自己玩,后来发现行业利润挺高,就开始做二手倒卖,来覆盖自己的收藏支出,我专门有一个卧室用来摆放这些玩具。

    我玩最多的IP是Dimoo,这也是今年最火的IP了。最开始泡泡玛特还没有签下Dimoo的IP权,我都是炒Dimoo小王子那个设计师款,原价一千多买入,然后翻几倍卖出,最高卖到过8000元一只。

    2015-2016年,是我花费最多的一年,那一年买潮玩直接花掉了一辆十几万的车钱。我在二手交易平台上的,2019年收入有大概72万左右,都是靠售卖潮玩展大娃获得的,当然,去掉成本、人工、路费等支出,我去年一年就挣到7-8万,净利润在10%以上。

    我是不炒普通盲盒,只进展会款、限定版“大娃”的,普通盲盒现在售价都极低,即使1/144几率抽到隐藏,隐藏现在的二手价格也就四五百左右,无利可图。

    以前,我们会去跑全球的泡泡玛特潮玩展,我们组团去,一方面提前排号,花100元/张提前购买玩家的号,如果中了,就能大赚;如果没中,也就只亏损门票钱(正常120元/张,可以以90元/张卖出),赌的就是数量,买的号多了,一定可以抽中“大娃”限定购买资格。

    另一方面,我们去展会前,会在二手交易平台开通二三十个账号,为玩家提供代买服务,提前收单。与玩家沟通好需要的款,向玩家收取一定的定金(正价的30-50%),如果买到了,玩家就补余款;如果没买到,就退还定金。这样的好处是,不会占用我自己太多的资金。

    也出现过“黄牛”看一个款很火,坐地起价的情况,也不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来售卖,而是价高者得,我觉得这非常不厚道,打破了二手交易时卖家与买家的基本信任。

    我觉得泡泡玛特应该更多地举办潮玩展,不仅仅出盲盒,因为盲盒市场利润率没有那么高;但展会潮玩还有很大拓展空间。

    不过,今年受疫情影响,很多海外潮玩展都停掉了。因为我是广东人,以前最常去泰国潮玩展,今年出不去,新出的IP设计也减少很多,都要养不活自己了,如果明年还是这样,就得在国内展会做代购了。

    平时,我也偶尔会去买Labubu和鼠叔的大娃,但因为这两个IP的大娃数量实在太少,且有其它“黄牛”早已入局,不好抢占市场,所以炒得不算多。

    口述人:小羊格蕾特,85后,互联网从业者

    泡泡玛特虽然已经过了高速增长期,但不至于这么快触及“天花板”

    我几乎可以算是第一批就参与到盲盒圈的用户了,大概六七年前,泡泡玛特主要和日本的Sonny Angel合作推出盲盒,那会儿我就开始“入坑”了。Sonny Angel应该可以算盲盒的“鼻祖”,后来泡泡玛特推出的Molly、Pucky等系列,都是沿用的SonnyAngel的抽盒形式。

    虽然没有具体计算过,但“入坑”以来,我买过的盲盒应该在500到1000个之间吧,花费也应该有几万块钱了,周围同事都觉得为了买这么个小娃娃花这么多钱,简直无法理解,但在喜欢盲盒的“娃圈”,这个“败家”程度其实不算高,我算是相对理性的玩家了。有的时候工作压力大或者心情不好,我就会去“抽娃”,也就是买盲盒,就像电影《阿甘正传》里面那句经典台词“Life was like a boxof chocolates, you never know what you're going to get. ”(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,结果往往出人意料。),你会期待着打开盲盒那一瞬间的惊喜,虽然有时候买到的不是自己喜欢的款式,但过程中的期待会带给人乐趣。说白了,这就是花钱买开心吧。

    最近一年以来,感觉身边的一些“娃友”在慢慢退坑,大家抽盲盒的兴致明显不如以前高了。所以好多人不太看好盲盒市场未来的前景,也认为泡泡玛特离赚钱的“天花板”不远了,不可能保持这些年的高增长态势,甚至要走下坡路。我觉得这看法有一定道理,但不尽然。

    毕竟,泡泡玛特的用户中有大量的95后00后,甚至更小的孩子,单从营收占比看,他们的花费没有特别多,但那是因为他们零花钱有限,等工作赚钱了,他们还是会继续为泡泡玛特“贡献一份力量”的。更何况,我已经很多次看到一些三四岁的小孩站在泡泡玛特机器人商店前,死活不走,非要买了。所以从这点看,泡泡玛特不仅抓住了年轻人、青少年,还抓住了小朋友!这不是就抓住了未来么?所以我觉得泡泡玛特虽然可能已经过了高速增长期,但是在未来,只要运营得当,保持合理稳定的增速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  对于泡泡玛特IPO,我只想说,可不可以给我们这些推你上市的粉丝多点福利?!

    口述人:奶茶,85后,娱乐公司运营

    买盲盒就是个赔钱的状态,现在自己已经是在“吃土”了

    我入“盲盒坑”大概是在2019年六、七月份,当时觉得这种形式的玩具很新鲜、没见过,当我拆开第一个盲盒的时候,感觉挺刺激,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“入坑”了。到去年十月,我基本都处于疯狂购买盲盒的状态,那时候我经常一次就买五六十个,买得确实挺疯狂,就连我妈妈都觉得我挺疯狂。买完之后,那些盲盒就囤在家里,短短几个月,我家的盲盒已经有了二三百个,我准备了一个像主机那么大的箱子,里面放满了各种娃(盲盒)。

    我买的娃,除了泡泡玛特出的那些系列,如Molly、PUCKY、Dimoo等,还有一些其他渠道购买的盲盒,像tokidoki这些系列我也会收藏。不到半年时间,我花在购买盲盒上的钱就得有七、八万的样子了。

    1000.webp (1).jpg

    奶茶的部分盲盒收藏。她表示,这只是她收藏的一小部分。

    但是现在看来,买的这些盲盒就是个赔钱的状态。每次买的盲盒,除了偶尔运气好碰到隐藏款,其他大多时候都是不受欢迎的“雷款”,像这种大家都不喜欢的娃,想要卖出去,就只能以远低于盲盒原价的价格出手了,所以想在二手市场回血是没指望的,比起自己当时买的价格,怎么都是赔钱。

    我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现在自己已经是在“吃土”了。和2019年的自己比,我算是冷静了不少,已经从整套整套的买盲盒,到现在淡淡的“退圈”了。现在新出的盲盒系列,如果没有特别喜欢的话,我就不买了,现在我更倾向于购买一些限量款的“大娃”或者吊卡。到目前,我买这些娃的花费就算不到10万,也总有个八、九万了。

    至于盲盒未来发展如何,我其实不大看好。盲盒起源于日本,最早日本是玩“扭蛋”,后来慢慢发展成盲盒。但是你看现在,扭蛋也不怎么火,所以我估计泡泡玛特的盲盒以后也不会那么火,总之,这个行业给我的感觉是不太行。

     
     
     上一篇:苹果警告未经允许跟踪用户隐私APP,或动摇应用程序广告行业
     下一篇:西安地铁又火了!网友:太会做广告了

    微信二维码

    联系我们

    公司名称:山东万博maxbextx注册广告传媒有限公司

    公司地址:烟台芝罘区西盛街28号   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烟台莱山区迎春大街171号

    联系电话:400-011-3805
    电子邮件:sdqjggcm@163.com

    版权所有:山东万博maxbextx注册广告传媒有限公司    网站备案号:鲁ICP备15012681